中国江苏网
 

聚焦夕阳红之老有所养如何养

养老问题面临诸多尴尬,如何找到更多元有效的养老方式?我们来探寻。[详细]

神八“飞吻”天宫

神八11月1日5时58分发射成功,3日1时36分与天宫一号成功首次交会对接。[详细]

聚焦夕阳红之长寿解密

长寿老人的生活状态怎样?他们有什么延年益寿的秘诀?我们一起去探寻。[详细]

 
中国江苏网 > > 正文
【人物】周一萍同志在盐城
2011-07-12 15:19:24 来源:中国江苏网 【大字 中字 小字】 【打印预览

  1985年11月28日,盐城市郊区党史工委的胡爱桐、邵家宽二同志,为征集党史资料,到北京走访了刚离休的原国防科工委副政委周一萍同志,谈起了当年他在盐城战斗过的情况,周老十分感慨地说:“盐城是我的第二故乡,我们这些人,那时都准备死在那里,具了必死的决心,多少战友的血洒在那块土地上,现在我们是幸存者。”可见老一辈对盐阜区感情之深,生为之战斗,死为之献身。后来,周一萍同志的骨灰被隆重安葬在盐城烈士陵园,实现了他生前夙愿。为寻觅周一萍同志在盐城的战斗足迹,我们党史工作者,仅将所征集到的部分资料,整理于兹,以窥斑见豹。

  一、初到盐城

  周一萍原名周鸿慈,1915年9月生于江苏省无锡县,1935年考入上海暨南大学经济系,在中共上海党组织的影响下,积极投入抗日救亡运动。1937年“七七”事变后,他参加了上海市学生救亡协会,编辑革命刊物,宣传中共抗日救国主张。

   1938年6月加入中国共产党,任中共暨南大学党支部书记,上海学委组织部长,学委书记。在极其严酷的环境中,他积极领导学生运动,开展白区地下斗争,经受了严峻的考验。1941年“皖南事变”后,周一萍愤然写下《七绝?惊变》:“萧墙突变惊华夏,哭罢英雄愤未平,学子莘莘齐奋起,毅然投笔请长缨。”抒发了投笔从戎的壮志。不久,即被党组织派往苏北根据地。

    当时,人们都说;陕北有个延安,苏北有个盐城。可见,盐城是当时人们心目中的延安,是华中抗日指挥中心。周一萍偕同其弟周维平一路风尘仆仆,于1941年5月4日辗转到达盐城新四军军部,当时的新四军副政委饶漱石及其爱人、新四军政治部秘书陆璀同志接待了他俩。

  这天,盐城军民、中学师生在游艺园举行“五四”纪念大会,会上成立了“盐城县青救会”,刘少奇、陈毅同志到会讲了话。会前,陆璀同志找周一萍布置任务,要他起草“青救会”成立宣言。周一萍同志当即完成,并有感而发,写下《七绝?鏖战》:“幸有刘陈挽巨澜,江淮转战斩楼兰,黄桥裕血开新宇,重振军威敌胆寒。”会后,周一萍同志即在曹荻秋同志领导下,负责领导盐阜青年服务团,到亭湖、时化、景鲁等十几所中学去做学生工作。“青救会”成立大会上作出一项决议:在纪念“七、七”抗战四周年之际,举办盐城学生夏令营,郭铭任夏令营总队长,周一萍任副总队长,参加的有县中、亭湖、景鲁、群英中学及三友补习学社学生和部分失学青年,计850余人。7月7日,在盐城西乡芦沟寺,夏令营正式举行开幕典礼,聘请了著名学者冯定、薛暮桥、谢云晖讲授社会科学和自然科学方面知识。通过报告、讲座、讨论等方式,对青年学生进行抗日教育,使广大青年学生从死书堆中爬出来,成为抗日的火种,分别到四乡去作文字和口头宣传,在反扫荡动员中,领导民众,做破路拆桥等工作。当年《江淮日报》评述夏令营是“苏北青年运动的先锋队”,是“短短的一页解放史”。夏令营为开辟盐阜区培养了一批青年积极分子。

  7月21日,夏令营得知敌人已经开始“大扫荡”,立即分散转移,比预定日期提前一周结束。郭铭和周维平带一部分学生向五区和十四区方向转移,胡叔度带一部分向二区、十三区方向转移;周一萍等人则转移到八区的尚庄附近。由于日、伪“扫荡”很紧,一时难以跳出包围圈,便由地方党组织安排,到群众中去打埋伏。八区区书徐畹珍便将周一萍交给乡指导员王干臣负责安排,活动在尚庄,南、北蒋庄一带。

  由于旅途劳顿,周一萍患上了疟疾,又生疥疮,在当时缺医少药的情况下,身体拖得十分虚弱。群众知道他是上海来的大学生,在生活极困难的日子里,尽量弄些鱼虾等有营养的东西为他调养。敌人“大扫荡”基本结束后,周一萍被留在盐城县工作。

  二、任职盐城

  1941年9月初,盐城县划成盐东、建阳、盐城三个县。9月中旬,盐城县委、县政府于八区包家舍成立。周一萍同志就任县委组织部长兼宣传部长,从1942年9月起,任县委副书记,仍兼组织部长和宣传部长,从1943年9月至1946年10月,任县委书记,兼宣传部长,并兼县总队(后称县独立团)政委。周一萍在盐城县委工作了整整五个年头,经历了抗日战争和解放战争两个时期。在这艰难的岁月里,周一萍同志始终坚决贯彻执行党的路线方针政策,紧紧抓住了党的建设、统一战线和武装斗争这三大法宝,有力地打击了敌人,巩固和发展了盐城根据地和解放区。党的建设,其一方面是思想建设,主要是宣传教育工作。周一萍同志任宣传部长期间,抓宣传工作总是身先士卒,满腔热情,用他自己的话说,就是“一颗心似火,三寸笔如枪”。1942年春,在周一萍同志主持下,创办起县委机关报《新盐城》,以报纸为阵地,传达上级指示,报道全县军民对敌斗争方面的胜利消息,歌颂新人新事,指导和推动全县工作。

  周一萍同志抓宣传工作,注重以下两点:

  一是事必躬亲。几乎所有稿件,他都要亲自过目审阅,有些重要社论、文章,他总亲自动笔。他写作技艺高超,文笔流畅,忙的时候,能一边听别人回报工作,一边作批示,一边写稿。除自己亲自写稿外,还发动各区机关进行写稿竞赛,在全县成立38个通讯小组,60个读报小组,他亲自兼任通讯总组长,自己表示每月要写六篇稿件,向各科长、区长提出挑战。由于宣传部长亲自动手办报,《新盐城》办得很有起色。

  二是配合中心任务,采用多种方式多渠道进行宣传。报纸对中心工作起着重要的指导作用。在减租减息运动中曾一度发生了一些偏向,周一萍同志发觉后,及时写了一篇《彻底实行减租减息运动》的评论文章,致使运动朝着健康方向发展。除报纸宣传外,周一萍同志还采用了其他宣传形式,如1943年7月北堡阻击战后,周一萍将在战斗中英勇支前的王玉莲等五位群众的事迹,编写成文艺演唱材料,题为《夸五王》(因五位群众均姓王),以盐阜人民喜闻乐见的乡土戏——老淮调的形式,让群众自己演唱自己中的英雄事迹。此外,他还亲自抓了县委文工团的工作,以文工团演出新戏来宣传抗日及剿匪反霸、减租减息、借粮赎地等斗争,有力地推动了全县各方面工作的开展。

  党的建设另一方面是组织建设。周一萍同志担任组织部长时,十分重视从群众中培养干部,关心每一个干部的成长,爱护每一个干部。1943年初,为培养教育干部,县委举办了党员训练班,周一萍同志亲自抓训练班工作,并担任一部分讲课任务,在党训班上进行了阶级教育、爱国主义教育和党的基本知识教育,使得大批基层干部成长起来,并且还十分重视培养和使用非党员的本地干部,如五区区长陈镜心、七区副区长陶官云等。此外,还注重培养妇女干部,五区妇救会于1942年3月8日召开。周一萍到会讲话,强调指出:必须有计划地培养妇女干部,并提出了开展妇女工作的具体办法。其中行之有效的方法就是通过农闲办冬学的形式,一边教妇女和其他农民识字,一边向他们灌输革命道理,除了学文化,还教军事知识,周一萍亲自主持冬学研究会。1943年冬,全县冬学蓬勃展开。12月中旬,县政府分两处办起冬训班,抽调和吸收小学教师、塾师和知识青年参加,全县冬师经检查合格的就有452人,还有240多名“小先生”参加教学。冬学对广大基层干部和群众提高文化知识和革命理论起了很大作用,广大群众纷纷要求加入党组织。至1943年底,全县党员发展到1743人。

  周一萍同志关心和爱护下属的事例更是不胜枚举,1945年春,七区汉楼乡指导员钱万新同志出天花,身体非常差,便带信到县委,表示暂不能工作了,周一萍得知后,立即回信慰问,派人送去抗币10元,要钱万新同志好好调养,在当时,十块钱是非常可观的。一次周一萍在路上遇见钱万新,见钱自己背着被包办事,便指示区委同志给他派个通讯员,关照说:“钱万新同志身体不好,应派个人跟着,帮助他背被包”。

  统一战线,是我党的又一法宝。周一萍同志十分重视对开明士绅、民主人士的团结工作。1942年7月,经盐阜区参议会批准,成立盐城县参议会(划县后的盐城县),推唐骥良、宋子滨、管甲东,周一萍为筹备委员。唐骥良、朱红瘦等出来为民主政权工作后,敌人不放过他们,烧了他们的房产,县政府在财力极度困难的情况下,给他们一定的经济援助,使他们能安心工作。1943年10月10日,为纪念辛亥革命32周年和新四军诞生6周年,县委召开全县士绅座谈会,周一萍同志和民主人士一道畅谈形势,出席会议的士绅都表示:跟共产党、新四军、民主政府一道干。1943年12月,盐城县参议会参议长、爱国人士宋泽夫先生病逝,县委敬送了挽联,给予高度评价。

  为了争取一切可以争取的人共同抗日,对敌伪内部同时进行了分化瓦解策反工作。1944年1月,县政府公布了《伪军伪组织人员反正自新办法》,劝晓伪军人员迅速反正,有成绩者,给予奖励。是年3月,驻北宋庄伪营长严肃,经我敌工部做大量工作后,率部起义归来,周一萍同志在尚庄代表县委、县政府组织欢迎大会,场面热烈隆重。后该部改编为盐城县独立游击大队,配合县独立团,解放了北宋庄。

  为了加强边区政权建设,1945年3月,县政府特召集边区各乡、保长及维持伪化者160余人,进行集体教育,周—萍同志对他们作了《当前的政局形势》报告,教育他们坦白、反省,鼓动他们当“两面派”乡、保长,这些乡、保长经过教育,主动为我方提供情报,暗中为我政权做了许多有益的工作。

  离开了武装斗争,就没有革命的胜利。在抗日战争极其艰苦的条件下,周一萍贯彻执行党的“扩大解放区,发展人民武装”的战略方针,带领广大群众,针对日伪的扫荡、清剿,坚持“县不离县、区不离区”的原则,1942年末,反清剿开始,周一萍派妻子肖扬去义北乡工作,要她坚决坚持这块土地,临别时,周一萍将自己从上海带来的一块手表给肖扬作诀别,表示了誓死保卫这块土地的决心。1943年后,才开辟义丰堤、庆西堤,瓦解了大刀会,建立了政权。县委机关周旋在敌人的包围圈内,和敌人捉迷藏,不断变换县机关驻地,使敌人象瞎子一样,根本找不到我们的机关、部队,而我们却可以出敌不意,相机袭击敌人。在抗日战争的最后两年里,周一萍组织县总队多次袭击敌人,取得了一个个小型战斗的胜利。1943年9月20日,伪军旅长崔德贞带领300多伪军至华判庄等乡抢粮,周一萍组织县总队一部和三区区队、六区区队联合围击,激战大半天,敌全部溃退,俘伪军60余人,缴获机枪两挺、掷弹简两具、驳壳枪8支、子弹2千余发、手榴弹60枚。1944年8月28口,苏中四分区梁灵光带一个团去北方整训,途经盐城,经县委请求,夜袭张本庄、三旺庄伪据点,缴获轻机枪1挺、步枪20余支、子弹千余发、俘伪官兵10余人,击毙伪连长朱祥明等20余人。周一萍同志深信坚持斗争,胜利在望,他满怀信心地写了《七绝?秋望》:“深秋伫立望神州,敌后坚持战未休,不畏浮云遮望眼,长江毕竟向东流”。

   1945年8月,日本投降的消息传来,周一萍欣喜万分,写了《七绝?胜利》;“敌忾同仇战绩多,敢教日寇息干戈,一从捷报飞来后,万众欢腾唱凯歌”。此后,县委机关便从西南五区北堡移至近城郊的大孙庄。这时,我军主力部队对盘踞在盐城城内的伪四军赵云祥部发起了全而的政治、军事攻势,县委组织民兵、民工积极支前,做后勤工作,周一萍同志亲自带民兵到城边察看地形,布置民兵修筑工事,挖战壕,他对民兵大队长钱万新说:“要组织人把战壕一直挖到洋油栈,便于主力攻城”。并派武装民兵扼守主要水陆交通要道,以断敌人南逃北窜之退路。后来,伪四军宣布起义,11月14日,县委、县政府机关迁入城内,周一萍书记、胡扬县长主持入城仪式,受到城区市民夹道热烈欢迎。次日,县委、县政府召开万人联欢大会,沦陷了五年之久的盐城,又重新回到了人民的怀抱之中。

  周一萍同志工作作风扎实,平易近人,待人真诚。不管他任宣传部长还是任县委书记,从不摆“架子”,衣食住行和大家在一起,从没有什么特殊照顾和享受。和他在一起,外人看不出谁是上级,谁是下级,因此大家都愿意亲近他,亲昵地喊他“大周”。有个名叫江波的同志是放牛娃出身,参加革命时才十五、六岁,在县委当通讯员。冬天,周一萍看他身体瘦小,怕他冻着,每晚都和他抵足而眠。江波没有文化,周一萍每天写五个字给他认、写,晚上回来检查,江波学习很用功,由一天学5个字增加到学10个字,进步较快,周一萍风趣地说:“小江啊,你认字这么快,马上我肚里的字全被你掏空了,这样吧,今后我们县委机关每移动一处,你到那里后,就把私塾先生打听出来,由我去关照,请先生教你。"江波就是这样,在周一萍的引导下,逐步成长起来的。还有一件趣事,新四军某团三营有位营长,身经百战,负伤40多处,是位有名的战斗英雄,已经四十开外了,还是个单身汉,在那战争年代里,哪容军人自己去考虑婚事呢?周一萍同志心里惦记着此事,亲自做月老,一连找了几位姑娘,一见面就是摇头,后来找了一位大龄妇救会长,一看也是掉头就跑。原来这位营长脸上的伤疤太多了,象个花脸。周一萍同志便耐心地做撮合工作,称赞伤疤是功劳的印记,最终玉成了他们的婚事。这位营长内心非常感激,感到革命队伍的温暖,在后来的战斗中更是骁勇异常,奋勇杀敌。周一萍同志工作方法的最大特点,便是善于抓典型,以点带面,推动全局工作。他抓武装斗争,树立了大成乡为“武装斗争模范乡”典型,成尔波为盐阜民兵英雄典型。他抓农业生产,抓住了北堡村王福祥换工组典型,这个换工组是盐阜区最早的第一个换工组,1944年底,王福祥同志作为盐城县代表,出席了盐阜区第一届生产积极分子代表大会,会上被选为首届劳动英雄,荣获了一头牛、—张犁、一只羊的重奖。抓住这个典型,周一萍编了花鼓词《劳动英雄王福祥》,让群众搞文娱宣传演唱。在换工组基础上,成立了互助组,通过互助合作形式,使那些缺乏劳力、牛力和资金的贫下中农,得以克服困难,真正组织起来,推动了农业生产的发展。l945年春节这天,周一萍带领县委机关同志到换工组各家去拜年慰问,当走到王福祥家时,发现王家连新春联都没有贴,便询问原因,王福祥同志因没甚文化,自己不会写,就没有去请人写,周一萍同志随即叫来县政府秘书林英杰同志找来大红纸,说;“来,替我们劳动英雄写一副新春联。”略一思索,吟到上联“劳动英雄多幸福”,下联“生产模范大吉祥”。请林秘书当场挥毫,众人读后,赞不绝口,不仅文面对仗工整,内容适时,针对性强,而且还巧妙地将主人“福祥”二字拆开,嵌进上下联,堪称佳作,人们对周一萍的才华,钦佩不已。

  三、心系盐城

  1946年10月,周一萍同志调离盐城县,先后任《苏北日报》社社长,盐阜地委宣传部长,他仍然分管盐城的宣传工作。

  新中国成立前夕,周一萍同志任华东海军司令部代表;抗美援朝开始后,他回到苏北区任党委宣传部副部长,苏北抗美援朝总会副主席,1952年10月后,周一萍同志历任中央第一、三机械工业部教育司司长、局长。1962年后,先后担任中共浙江省温州、丽水地委副书记,台州地委书记兼军分区政委。1965年,调任国家对外文委副主任,兼中国人民对外友好协会副会长和中柬友好协会副会长。“文革”期间,他遭到诬陷和残酷迫害,但始终保持了对党和共产主义的坚定信念。1972年,他重新工作后,先后任中共北京市西城区委副书记,国务院国防工办副主任,1982年,担任国防科工委副政治委员。

   1985年3月,周一萍同志从国防科工委副政委岗位离休后,以强烈的事业心和只争朝夕的革命精神,更加忘我地工作,继续担任神剑文学艺术学会主席和《神剑》杂志主编,并担任了中华诗词学会常务副会长、中国工业设计协会理事长、哈尔滨工业大学名誉教授、盐城湖海文艺社名誉社长等17个职位。1988年,他担任了振兴盐城北京咨询委员会主任,积极联络在京的、原在盐城工作战斗过的老同志,为振兴盐城经济献计献策,他工作十分繁忙,常常顾不上休息。他夫人肖扬同志提醒他注意劳逸结合,他却说“宁可忙里死,不可闲着生”。1990年3月21日上午,他在江苏省驻京办事处,为苏北通榆运河工程早日上马而操劳,终因突发心性猝死,经抢救无效,于10时25分逝世,终年74岁。

  这里着重应提一笔的是,周一萍同志离休后,十分关心我区的党史、县志编撰工作,他亲笔为我们史料集封面题词“盐城革命史料”,并且把他自己在盐城经历的事写成文章《党的独立自主发展抗日力量的胜利》,寄给我们。对我们史志工作,他提了十分可贵的指导性意见和建议,具体是:

  一、写党史,编县志,一定要立准,立好。苏北的斗争始终坚持下来了,而且能不断巩固发展。这是以刘少奇、陈毅同志为首的华中局,坚持了党的正确路线,清算了王明的右倾投降主义和项英的错误,必须从根本上肯定。某一个问题上有失误,小的失误是有的,如何写,要慎重,要恰当,要注意分寸。

  二、盐城是在十分艰苦的条件下坚持斗争酌,能取得胜利很不简单,要把革命的艰苦性写出来,使人知道胜利来之不易。

  三、干群关系是密切的,要写出军民鱼水关系。他还再三交待:“《盐城县志》写成后,一定要送我看看。”

  1986年和1988年秋,周一萍同志两次回盐城,1986年10月那次,他在参加新四军重建军部45周年纪念活动后,即走访了龙冈、秦南、大纵湖,北龙港、尚庄,大冈等乡镇,沿途对发扬革命传统、振兴老区经济提出了殷切的希望。在和区里负责同志座谈时,认真听取回报,详细询问情况,并作记录,有的问题当即表态,有的问题则表示带回北京,给予关心。

  旧地重游,周一萍同志感慨万千,即兴吟道:“游客重还,应阅尽,故园秋色。”他一一看忘了当年曾并肩战斗过的老战友,车经北堡时,他专程去看望了一位当年的老房东,问寒问暖,热泪盈眶。当他得知部分老同志在落实政策上有些偏差问题时,随即根据自己的所知,写了证明材料,呼吁有关部门,落实处理。具体受到他关心的有:卫福根同志的离退休问题,邵风华同志的错案问题,以及花玉荣、董小虎、胥艮根等同志的实际问题,都一一作了详细批示,交有关方面办理。当他得知滕杰恭同志的问题在他的关注下得到落实后,在回夏其子女信中说:“知道你父亲的问题平反昭雪,甚好!我们也为你们感到高兴,我们只是尽了一个共产党员应尽的责任,谈不到道谢。”从中,我们可以看到周一萍同志对党对同志高度负责的精神。1988年,他当年居住的房东王老太过世,他特地从北京打来电话,委托我区党史工委代送花圈,寄托哀思,表达了他对盐阜人民深沉的怀念。如今,他走了,走得那样匆忙,没有留下遗言,他若得知自己长眠在第二故乡盐城,定会含笑九泉。

  周一萍同志逝世后,盐都区的老战友共同敬送挽联如下:“救国时期领导,建国时期良师,战友深情无已,客地京都伤永别;四十年代政委,八十年代咨询,甘棠遗爱长留,故乡盐渎赋招魂。”

    作者:  编辑:储周
分享:  分享到QQ空间 分享到QQ微博 分享到新浪微博 分享到开心网 分享到人人网  

相关新闻

                  

>>  高层动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