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江苏网
 

聚焦夕阳红之老有所养如何养

养老问题面临诸多尴尬,如何找到更多元有效的养老方式?我们来探寻。[详细]

神八“飞吻”天宫

神八11月1日5时58分发射成功,3日1时36分与天宫一号成功首次交会对接。[详细]

聚焦夕阳红之长寿解密

长寿老人的生活状态怎样?他们有什么延年益寿的秘诀?我们一起去探寻。[详细]

 
1940年4月,“谭老板”到东路
2011-07-13 12:39:39 来源:苏州党史 【大字 中字 小字】 【打印预览

  1940年,中国人民的抗日战争已进入第四个年头,处于极为艰苦的相持阶段。

       在苏南东路地区,“江抗”西撤后,留下的几十名伤病员恢复和重建了“江抗”,为党在这里保存了一把抗日的火种。

      新四军军部决心将这把火种点燃成燎原烈焰,在日伪统治的心脏地区建立抗日游击根据地。经再三研究,军部最终认定,谭震林是担当这项重大使命的最合式的人选。

      党将委大任于斯人也!

  受    命

       阳春三月,皖南革命根据地内,人欢马叫,春光明媚。泾县新四军军部,这个指挥着东南几省数万名新四军指战员与日本侵略军浴血奋战的运筹帷幄之地,军首长日理万机,调兵遣将。派谭震林去东路地区,是军部根据中央和军委的指示,并洞察东路地区敌我态势后作出的重大决策。

       谭震林,这位身经百战,早在土地革命战争时期就在井冈山与毛泽东并肩战斗,为开创我党我军第一块革命根据地作出过重大贡献的老战士,浓眉大眼,神采奕奕,一接到命令,他就从第3支队风尘仆仆赶到军部,饱经风霜的脸庞上布满征尘。副军长项英迎接了他。战地重逢,两位老战友紧紧地拥抱在一起。

       项英同谭震林开门见山,直截了当地交代了任务,到东路地区去组织东路军政委员会,主持东路地区的全面工作。不给兵、不给枪、不给钱,只给少数干部,由他带到东路,发动群众,依靠新“江抗”及“民抗”等抗日武装,开辟敌后抗日游击根据地。

       临危受命,谭震林二话没讲。艰难困苦,方显英雄本色。井冈山斗争的日日夜夜,闽西三年游击战争的血雨腥风,在谭震林脑际萦绕。刚刚结束不久的繁昌保卫战,惊天地、泣鬼神,更使他难以忘怀。受命东进,他又一次感受到党对他的信赖。任凭征途多艰险,曾经沧海的谭司令欣然受命。项英被感动了,他紧紧地握着谭震林的双手,为不能更多地给谭震林一些支援而感歉意。

     3月25日傍晚,在黄花荡罗里村项英住处,项英设下一桌简单的便饭为谭震林饯行。随谭震林东进的廖海涛、白书章、余炳辉等陪座。席间,宾主轮流把盏,互道珍重。饭后,谭震林一行6人,握别军首长,离开军部,踏上征程。第二天,在兵站三里店,同樊道余、杨绍良带领的30多名军部教导总队学员会合,向东挺进。

      抗日根据地内,风和日丽,莺歌燕舞,百花争艳。老百姓已经开始在田野里、山坡上耕耘,子弟兵在晨曦中操练。皖南山区,人勤春早。一路上,谭震林心潮起伏。他想到即将要去的东路地区,正处于日寇铁蹄的蹂躏之下,山河破碎,人民在死亡线上呻吟,一股复仇的怒火涌上心头。

      谭震林知道,此去东路,工作环境将比根据地更复杂、更艰苦,必须让每一个同志有足够的思想准备。在行军途中,临时党支部成立了。每天晚上,支部都要组织大家学习。谭震林给大家讲革命传统,讲党的艰苦斗争的历程,讲抗日民族统一战线,讲坚持东路地区斗争的重大意义。从皖南出发,到达新四军江南指挥部驻地溧阳县水西村,整整行军18天,思想教育一天也没有停顿。

      离敌占区越来越近了。

  定    计

      在水西村休整了4天,谭震林一行继续向东挺进。临行前,新四军政治部主任袁国平前来送别,并决定将廖海涛、余炳辉留下,另派张开荆、刘飞、戴克林随谭震林去东路。

      自从接到命令以后,谭震林考虑的最多的一个问题是,如何顺利通过敌占区,安全抵达东路。一路上,他始终密切注视着敌情。每到一个村子,总要打听城里的鬼子是老兵多还是新兵多,伪军是从哪里调来的,以期对敌情了如指掌。渐渐地,一个大胆的计划在他头脑中酝酿成熟,变得越来越清晰起来。

       武装突破敌人的重重封锁根本不可能。利用晚上进行穿插?离东路有数百里之遥,又谈何容易。唯一可行的办法是,利用合法身份,乔装打扮,在敌人的眼皮底下,堂而皇之通过敌占区。这一设想得到随行同志的一致赞成。最后决定,谭震林、张开荆、刘飞、戴克林、樊道余、白书章等6人,分别化装成经商的老板和随行的伙计,在设法搞到良民证后,从常州坐火车直达东路。其余同志随后设法前往。

       越过茅山地区,队伍来到中共丹阳中心县委驻地延陵镇。

      县委书记陈宏捧上热气腾腾的茅山新茶。待大家坐定之后,陈宏汇报敌情。日军封锁很严,铁路两旁架起了铁丝网,铁路上日军的铁甲车来回巡逻,大运河里的船只都被扣留在日军据点里。真是插翅难飞啊!听完汇报,谭震林更坚定了走“合法”道路的决心。陈宏的意思也是智取,并将谭震林一行安顿下来,以便有时间赶制服装,准备通行证。一切都要安排得妥妥贴贴,不能出一丝一毫差错,万一有个闪失,他可实在负不起这个责任啊!

      新四军江南指挥部也派出专人为谭震林东进作准备,这人便是指挥部军需部长吴师孟。他随谭震林一起来到延陵。

       吴师孟向谭震林请示,要到常州去打前站。陈宏大惑不解,还是谭震林为他解开了疑窦。

      原来,1939年春,周恩来和新四军军部指示,要派人去常州寻找并护送张太雷烈士的遗属去皖南军部,然后转赴延安。另外,要在常州物色可靠对象,建立交通站。吴师孟接受任务,只身潜入常州,找到张太雷烈士的夫人及儿子张一阳。张离常前夕,将自己的好友、萃昌豆行店店员张建林介绍给吴师孟。张建林的妹妹已参加新四军,并在皖南军部工作。张本人也怀有强烈的爱国之心,是一个可以信赖,可以托付重任的热血青年。不久,张逢林为吴师孟搞到通行证,并帮助新四军采购和转运了多批军需物资。经半年多时间的考察和培养,同年冬,新四军江南指挥部常州交通站成立,张建林任站长,并先后在豆行职工内部发展了几位成员。几个月来,交通站秘密接送了数批党政人员过往,次次出色地完成任务。

      可是,这次护送任务非同寻常。要让令日伪闻风丧胆的谭司令在敌人面前大摇大摆通过,前往东路,再次导演威武雄壮的抗日活剧,吴师孟深感自己责任的重大。

     当身穿长衫、头戴铜盆帽,一身商人打扮的吴师孟信步踱入萃昌豆行时,张建林知道必有大事。将吴迎进门,登上阁楼,张急忙问吴的来意。吴告诉张,最近几天内,有一位司令要带几个干部过常州。这里作为立脚点,要保证首长绝对安全,并设法顺利护送他通过常州。张建林郑重地  闯    关

      谭震林一行在延陵住了七八天。他们脱下了军装,里里外外换上了合适的衣服,不留一点新四军的痕迹。然后照了相,准备到常州办理通行证。

       4月中旬的一天晚上,谭震林等由吴师孟陪同,坐船去常州。每个人都作了精心化装。谭震林里穿雪白的衬衫,外穿哔叽长衫,毛料背带西裤,脚蹬锃亮的皮鞋,头戴一顶考究的礼帽。无论怎么看,有谁不相信他是一个精明干练的老板呢?其他几人分别打扮成伙计一类角色。谭震林已经有了新的身份:延陵镇绸布店老板李明。有了这段经历,到东路后,大家都亲热地称呼他为“谭老板”。

       早春的夜晚,春寒料峭。离敌占区越来越近了。前方一团漆黑。寂静的夜空偶尔传来凄厉的狗吠声。再往前,就是一个敌据点。这一行都是身经百战的老战士,在平时,拔掉一个小小的据点还不易如反掌?可现在,重任在肩,谭震林要大家再仔细检查一遍,看有没有可能引起敌人怀疑的东西。

       在夜幕掩护下,谭震林一行顺利闯过几道敌关口。第二天早晨,到达常州西门外。这里店铺林立,商贾云集。谭震林等随着熙熙攘攘的人群来到附近的萃昌豆行。选择这里作为交通站,谭震林十分满意。

      铁蹄蹂躏下的常州城,一片恐怖气氛。日寇的马队横冲直撞,荷枪实弹的侵略军在街头巡逻,铁丝网把大街小巷封锁得严严实实,检查所门口,老百姓排着队在等候检查。谭震林强忍怒火,在吴师孟引导下走进萃昌豆行。

      张建林热情地将“客人”迎进室内。住处早巳收拾干净。“李老板”住一个单间,其他人安排在客厅,吴师孟住在张建林家。

      一切安顿下来后,当务之急是搞到通行证。吴师孟把谭震林等的照片交给张建林,要他设法及早办妥。交通站建立后,张建林建立了一些可靠的社会关系。其中有一位姓顾的青年,在日本驻常州领事馆内负责打印通行证,与张建林是莫逆之交。把办理通行证的事交给他是最合适不过了。但是,为“李老板”办证,责任太大,张建林不敢贸然开口。为了稳妥起见,他请这位青年打麻将、吃宴席,还送了礼。待有了十分把握后,才提出要求。姓顾的青年一口答应。最后,花了3元钱,办了6张通行证。

     4月20日,张建林买好去苏州的火车票,陪同谭震林一行,离开萃昌豆行,分乘黄包车去常州火车站。车站上,岗哨林立,暗探密布,气氛紧张。进站的旅客都要检查“良民证”。谭震林率领众人,不卑不亢,递上“良民证”,神态自着地接受检查。日本兵见是一位温文尔雅的老板,旁边簇拥着他的几位显然是随行人员,便断定是生意人。他向谭震林打了个手势,算是通过检查,准予放行。吴师孟一颗吊到嗓门的心终于落了下来。

      谭震林一行登上火车,傍晚时分抵达苏州。日伪统治下的苏州,满目凄凉,一片萧条。街灯昏暗,店门半掩,行人稀少,特务和密探象幽灵一样在游荡。宪兵队凄厉的警笛声划破夜空。享誉中外的“天堂”已经变成名副其实的地狱。

       在吴师孟、张建林带领下,谭震林等分乘黄包车直奔东来旅社。旅社在阊门外石路闹市区。这里是商业中心,在日伪统治下,灯红酒绿,商贾往返,赌场、妓院、鸦片馆随处可见,是权贵和阔佬们寻找夜生活的好去处。选择在这里下榻,可谓艺高胆大、胜人一着。

       他们特意到外面饭店舒服地吃了一顿晚餐,然后去附近电影院连续看了三场电影,到了半夜时分,回到旅馆,已避开了敌人查房的时间,一夜平安无事。

       第二天拂晓,谭震林一行顺利通过敌人检查,登上去常熟的客轮。朝霞映在阳澄湖上,一轮红日在天际喷薄欲出。清晨的空气是多么新鲜,谭震林深深地吸了一口气。近一个月来,他带着他的战友们,肩负党的重托,冒着重重危险,终于闯过了敌人的层层封锁线,踏上东路这块英雄的土地。马上就要和在东路坚持斗争的战友们见面了。谭震林心潮起伏,如阳澄湖水,难以平静。

      新的战斗生活即将开始了。

  开  辟

       春眠不觉晓。“江抗”驻常熟东塘市办事处主任蔡悲鸿专门为谭震林一行安排了一所静谧的房子住下。但是,谭震林辗转反侧,久久不能成寐,尽管从皖南到东路,几十天没有睡过一个囫囵觉。

      日伪的凶残,使他仇恨满腔。人民的苦难,使他心如刀绞。开辟东路的重任在肩,使他壮怀激烈。他亲自参加过的井冈山斗争已经证明,星星之火,可以燎原。在东路,他也要把“江抗”、“民抗”的星星之火,发展成燎原之势。要加强党的领导。要依靠和发动群众。要扩大军队。……

       一缕晨曦透过纸窗,一抹红霞映红天际,天渐渐地亮了。

       白天不便行动,谭震林抓紧时间,向蔡悲鸿了解苏常太地区抗日斗争的形势。晚上,在“江抗”战士的护卫下,谭震林一行擦过白茆塘敌据点,抵达徐市附近江家宅基“江抗”东路司令部。到家了!何克希、吴仲超、夏光、杨浩庐、张英、任天石等,在东路同日伪浴血奋战的领导干部迎出门外。谭司令,终于把你盼来了!

      何克希、夏光等向谭震林详细汇报了在东路坚持斗争的情况。敌方的,我方的,友方的。谭震林对东路抗日斗争的全局已了然于胸。能在东路坚持斗争,不容易啊!谭震林赞许地望着他的战友们。

      但是,谭震林需要一个更大的舞台。他要统率千军万马去演出气壮山河的活剧。

      在他主持下,一次具有决定意义的、制定开辟东路游击根据地方针的会议召开了。分析形势,传达指示,明确任务。会议整整开了3天时间。

      领导骨干的思想统一了。斗争要积极地向外发展!我们就是要把共产党领导的名义亮出去!要紧紧依靠和发动群众,依靠“江抗”、“民抗”为基础,迅速扩大抗日武装力量!巩固苏常游击区,以此为基地,东出昆嘉太,西入澄锡虞,创建和扩大东路抗日游击根据地!

      党和军队的组织领导统一了,谭震林宣布:江南抗日义勇军东路司令部改为江南人民抗日救国军指挥部,由他(化名林俊)任司令兼政委和政治部主任,统一指挥东路地区的抗日武装。“民抗”的两个连改编为“江抗”一支队,原“江抗”改编为二支队。成立教导队,培训军事骨干,为开拓新区,扩大武装准备干部。中共江南特委改为东路特委,由吴仲超任书记。

       谭震林,一代抗日名将,开始大刀阔斧地为开辟东路抗日游击根据地而斗争。

      五月红花胜似火。谭震林在游击区内动员群众参军扩军。10月,“江抗”部队由原来的两个支队扩编到6个支队,指战员由400多人发展到3000多人。历经大小战斗50余次,打得敌伪弃盔丢甲,损兵折将。夺取苏常太、澄锡虞地区大小城镇94个,初步建立起一个拥有200余万人口的抗日游击根据地。

      下一个目标,谭震林早已规划好了。那就是向东、向南、向着大上海、向着太湖、淀山湖前进!

  点了点头,明亮的眼睛露出智慧的光芒。他让老吴放心,那怕赴汤蹈火,也保证完成任务。

    作者:  编辑:宋月祥
分享:  分享到QQ空间 分享到QQ微博 分享到新浪微博 分享到开心网 分享到人人网  

相关新闻

                  

>>  高层动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