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江苏网
 

国家公祭——祭·忆

铭记历史,珍视和平,警示未来。[详细]

江苏大力推进足球进校园

江苏计划建立1000所足球学校,并将足球列为小学、初中体育必修课。[详细]

“专车服务”合法or违规?

南京交通部门明确叫停召车软件推出的“专车服务”。[详细]

 
中国电影史上最早的动画影片是哪一部?
2011-10-12 17:40:37 来源:中国新闻网 【大字 中字 小字】 【打印预览】 【复制链接

  近读《中国艺术报》8月12日第三版宋曙琦的文章《中国第一部动画电影考源》,这篇文章强调了在中国动画电影史研究过程中史料发掘的重要性,作者通过翻阅史料发现“中国动画电影史上第一部动画影片不是公认的《大闹画室》”。从笔者掌握的数据来看,文章作者对目前中国动画史研究的前沿动态尚缺乏了解,因而笔者想藉此谈一谈目前国内关于这一问题的研究现状及自己几年来从事中国动画史研究的一些切身感受。

  对中国第一部动画电影产生质疑始自上个世纪90年代初。曾广昌先生在1990年至1994年参编《上海电影志》期间,在查阅《申报》的过程中发现杨左匋、黄文农、秦立凡等人早在万氏兄弟前就已创作出动画片的相关史料,并有文章《中国早期的动画片》发表在《上海电影史料》第2-3辑(1993年),后来又将文中涉及到的杨左匋等人制作的动画片收录到《上海电影志》(上海社会科学出版社,1999年)附录美术片部分,以供日后研究参考。而在现今很多关于中国早期动画史的文本叙述中,杨左匋等第一代中国动画艺术家已经成为很少被人提及的敏感人物,他们的贡献长期以来仅作为一种“传说”而未得到国内动画界公认。

  “中国动画电影史上第一部动画影片不是公认的《大闹画室》”这一史实早在几年前就有研究者明确指出。例如拙文《首批中国动画片及作者的考证》(《电影艺术》2007年第1期)以民国报纸《申报》为主要参考资料,对中国动画开创期的动画艺术家及其作品进行查证,在国内首次旗帜鲜明地指出“中国动画电影史上第一部动画影片不是目前国内公认的《大闹画室》”,而是“黄文农于1924年拍摄的动画片《狗请客》”,进而推断“1924年”为中国动画诞生年。实际上,杨左匋创作动画片的时间要早于黄文农,但笔者主要考虑到他任职的英美烟草公司影戏部为外资企业,影片的国别属性尚存争议,因此便没有把《过年》认定为中国第一部动画片,但杨左匋为“中国第一位动画专家”的身份毋庸置疑。

  既然杨左匋、黄文农及秦立凡等人创作动画片的时间都早于《大闹画室》,那么中国动画界为什么还要把《大闹画室》确定为中国第一部动画片呢?时隔多年以后,当年这件事情的亲历者、电影专家鲍济贵先生在其主编的《中国动画电影通史》(北京连环画报出版社,2010年)前言部分特别指出了当年认定《大闹画室》为中国第一部动画片的两点依据:第一,按照国际上对动画片定义的标准,是以是否采用逐格拍摄的制作方法来划分的,采用逐格拍摄法的就是动画片,未采用则不能称之为动画片。根据这个标准,鲍济贵先生考证了滑稽画片《过年》《狗请客》《球人》的资料,发现他们都没有采用逐格拍摄方法的记载。至于《大闹画室》一片,在万籁鸣回忆录《我与孙悟空》和万古蟾回忆录《我的自述》中,多处记载了采用逐格拍摄的方法。第二,据著名漫画家叶浅予先生1993年7月25日写给鲍济贵的亲笔信讲:“我是1925年进上海的,只知黄文农是位讽刺画家,未闻他画过动画。至于秦立凡、杨左匋二人,只知其名,不知其对动画有何贡献。我所知道的动画历史,自万氏兄弟开其端。”

  现在看来,当年凭此两点便下此定论未免草率,也不符合史实。

  首先,鲍济贵先生所言“没有采用逐格拍摄方法”也并非属实。1924年1月28日《申报》(第五张)报道:“闻杨(即杨左匋)君言,滑稽画片之手续,虽繁而极饶兴趣,但以,故此种人才在欧美亦不多,每齣以千尺计,至少须绘图万余幅,方能互相连络,演成各种动作,故一片之成,动辄费数月之久,始克摄毕。”从中明显可以看出,杨左匋的作品是采用“逐格拍摄”法制作完成的,只是没有明说是“逐格拍摄”,这是因为当时还没有这个名词。据考证,杨左匋虽然在大学主修理工科,但他对绘画、摄影、音乐(精通乐谱乐理)、书法样样精通,是一个不可多得的多面手,英美烟草公司影戏部出品的动画片皆由其一人完成。1924年秋,杨左匋赴美兼修音乐及画术二科,后曾在迪斯尼公司任特效动画部主管兼首席动画师,参与《白雪公主》《小飞象》《幻想曲》等动画片制作。我国已故著名社会学家费孝通先生生前曾提到他的十舅舅杨左匋,并称他为“中国第一位动画专家”。1927年,程树仁主编的《中华影业年鉴》特设了“活动滑稽画家”一栏,专栏列出的“秦立凡”、“黄文农”、“杨左匋”、“万古蟾”等四人,亦可为一证。

  其次,至于叶浅予先生的亲笔信,仅是其一家之言,不足为证。叶浅予(1907-1995)与杨左匋(1897-1967)素昧平生,仅闻其名而已,加之又有行业隔膜,且他进上海之时杨左匋早已赴美留学。叶老与黄文农(1903-1934)虽系好友,但他们是1926年以后才认识的,那时黄文农早已不搞动画片了,而且据叶老说黄氏结婚后他们之间接触也比较少,不知其对动画有何贡献当属情理之中。

  实际上杨左匋所任职的英美烟草公司影戏部附设一个滑稽影片画部(亦即动画部),由杨左匋主事。杨左匋早在1923年5月就曾绘制出中国最早的动画片并在卡尔登戏院长期放映。1923年5月15日《申报》(第五张)有一则标题为《记卡尔登之大跑马电影——杨左匋君所绘之滑稽画亦绝佳》的报道称:“……跑马片后更附以本埠名画家杨左匋君之速写滑稽画,先绘一吴佩孚,次绘一张作霖,寥寥数笔,形容毕肖。初因长城横贯于中,互相仇视,继因吸香烟遂相和好。此片一望而知为某公司之广告,惟此种广告,确为中国所仅见,闻绘滑稽画影片之画家,在影片界素占重要位置云。”此外,1923年8月13日《申报》(第五张)有报道指出:“该部并有滑稽画片一部,由美术家杨左匋主其事。最近卡尔登及维多利亚所用之《暂停》滑稽猫片,即系杨君近作,此外各种影片上之说明,均用中西美术字体缮写,衬以底画,其佳者,较外国片实无逊色,任其事者,系杨君及其杨君次咸云。”

  笔者认为,如果对杨左匋所绘动画片的国别属性不存在争议(其情况参考香港第一部电影《庄子试妻》),那么根据现有史料可以断定,杨左匋于1923年绘制的动画片《暂停》很可能是有片名确切可考的中国第一部动画片,进而推断1923年为中国动画的诞生年。需要说明的是,肯定杨左匋拍摄的《暂停》《过年》为中国最早拍摄的两部动画短片,杨左匋为中国动画第一人,并非要定其为“一尊”,而只是审视现有资料后一个比较合理的说法,亦绝非颠扑不破的事实。

  实际上,中国早期动画史的缺失、遗漏及谬误非常严重。由于原始文字史料搜集检证高度困难,因而后来研究者关于中国早期动画史的文本描述往往都以万氏兄弟访谈及回忆录为确凿依据。这些有限的文字资料一经发表,研究者往往未经甄别就给沿用,有些研究者甚至先入为主,对万氏兄弟的某些文字材料断章取义,错误读解,以致以讹传讹,为其后续的研究造成了很大困难,从而在客观上造成了其“前史”研究的空白。要清晰地理顺中国早期动画史的全貌,必须“重回现场”翻阅原始资料,多方参证才能去芜存精、去伪存真,更有利于发现、接近历史的面目,也许这样,中国早期动画史的研究才会更踏实、更细致和更全面。  作者:殷福军 

作者:  编辑:中江网编辑
分享:  分享到QQ空间 分享到QQ微博 分享到新浪微博 分享到开心网 分享到人人网  

相关新闻

2011-10-12 17:24
                  

>>  江苏热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