车票、门票、地铁票,“房号”“医号”“报名号” ——啥都敢倒卖的黄牛你见过多少?
"地铁票黄牛"

售价5块钱,告知内存4块钱,实际票额3块钱……记者在北京火车站地铁站调查发现,一些“黄牛”做起了倒卖地铁票的生意,并以欺诈的手段进行售卖。专家指出,倒卖地铁票的行为涉嫌违法,需加大打击力度保障正常购票秩序。

7月19日中午,记者在北京站站前广场看到,一些手持大量地铁票的票贩子正穿插在人群中兜售。这些票贩子称,他们的票统一售价5元,内有充值金额4元。如果乘客乘坐里程超过4元,则可以在出站口补票。

记者分别从两名票贩子手中购买了两张地铁票,持票从北京站入口进入地铁二号线,最后顺利从宣武门站出站。记者将另一张车票交给地铁站一名工作人员核验,得知是真票,但里面的实际金额只有3元,而非票贩子声称的4元。

采访中,大部分乘客表示并不知道票中实际有多少钱,一些乘客图方便就从票贩子手中购票,等到出站时才发现内存金额不对。网友“不万能的龙二”说,倒了三次地铁,发现“买的黄牛票竟然少充一块钱”。

票贩子的票从哪里来?一名票贩子告诉记者,票都是排队购得。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地铁工作人员告诉记者,票贩子的票都是从另一个出口的自动售票机上购买的,“窗口一个人每次最多只能买5张票,但自动售票机就没有这个限制。”

记者在现场看到,两分钟左右的时间里,一名票贩子便卖出了20张左右的车票。一名男性乘客一次性买走了7张票,分给了同行的6名伙伴。来自吉林的单女士告诉记者,她每个月都要带女儿来北京看病,每次都宁可排长队购地铁票也不从票贩子手中购买,“他们的票不知真假,害怕被坑。”单女士说。一位工作人员告诉记者,地铁站有广播随时提醒大家不要从票贩子手里买票,但还是会有乘客愿意去找他们买票。记者采访过程中看到,一些身着制服的工作人员到达现场对票贩子进行驱赶,但这些工作人员离开不久,票贩子们又回到了现场继续卖票。 “这种现象存在很多年了,暑运客流量又大,我们也没有办法,今天早上已经轰了他们两次,过一会儿又回来了。”一位地铁站女性工作人员坦言:“我们管不了的话,只能报警。”多数网友认为,“黄牛”倒卖地铁票涉嫌违法;也有网友认为,“多花两块钱可以减少时间成本。”网友“jokerBJ”说,“市场经济不是违法行为的挡箭牌。”

北京交通大学法学院副教授孙向齐认为,“倒卖地铁票和倒卖火车票一样,都是违法的。”孙向齐介绍,交通运输服务是重要的公共产品,与单纯的市场行为不同,有着重要的公益属性,因此在进入相关领域从事经营活动之前相关主体需要取得资质。地铁黄牛通过倒卖地铁票的方式从事经营活动,并从中牟利,显然是一种扰乱公共交通服务的行为,相关部门需加大打击力度,让群众利益不受损害。

“演唱会票黄牛”

 8月11日及8月13日,奥体中心承办了“TFboys”四周年演唱会,演唱会期间出现黄牛倒卖真票、贩卖假票、趁乱偷票的情况。

艳阳高照挡不住小粉丝们的热情如火,朗朗乾坤仍有黄牛人心不足蛇吞象。“警察叔叔,我们买到假票了……”话音未落,几名十二三岁的小丫头们哭了起来。“不是刚刚才遇到你们几个吗?我还提醒你们不要买黄牛票呢!”警察蜀黍真是恨铁不成钢。“他说他的票是真的,我们看能扫出二维码就以为是真的了。”

8月11日及8月13日,奥体中心承办了“TFboys”四周年演唱会,演唱会期间出现黄牛倒卖真票、贩卖假票、趁乱偷票的情况。南京市公安局治安支队会同建邺公安分局提前多日于奥体周边展开工作,演唱会当日,在奥体中心周边共抓获黄牛50余人,查处假票100多张。在南京警方查处假票中,票面大部分为380元、680元,剩余部分以880元为主,极个别出现了1880元假票,每张假票出售价值不等,平均售价在票面价值5倍左右,最高差价是将380元票价以3000元出售。这些假票如果售出,将严重扰乱活动现场秩序。

针对此类情况,南京警方提醒广大市民:

扼杀黄牛最有效的方法就是提前预防从自身做起,坚决不从非官方渠道购买门票。目前有很多方法可以关注售票进程,官方售票网站、官方售票微博、明星官方贴吧都有售票提示,对于抢手的演唱会票务,通常销售很快,其中大部分还是由粉丝购买,网上出现的很多所谓“内部票”及“抢票”得来的大量门票都是假票的华丽包装。持假票也难于进入演唱会场,届时购假票者不仅经济上受到损失,追星热情也会受到极大打击。

“停车黄牛党”

开车带孩子去过南京儿童医院看病的家长都知道,附近停车位非常紧张,往往要排队好久。近日,南京交警五大队获悉,就在医院门口,竟然滋生了一批“停车黄牛党”,专门帮不熟悉周边停车场情况的驾驶人带路找停车位,同时收取10元、20元不等的费用。这些人穿行在快车道上,拿着“停车”的牌子随意拦车,严重扰乱道路交通秩序。针对这一情况,交警五大队开展专项整治,一个小时就查处了4名“黄牛”。

 一直以来,南京广州路沿线由于医院分布密集,人流、车流量较大,导致停车位非常紧张。由此滋生了“停车黄牛党”,他们穿行在快车道上,随意拦停车辆,经常造成路堵,且容易引发交通事故,严重扰乱公共秩序和危害公共安全。对此,南京交警五大队专门成立了治安突击整治组,并开展专项整治。

7月27日一早,16名警力在广州路拉网突击整治,短短一小时共查处4名举着“停车”牌子的带路“黄牛”。面对他们冲进快车道拦车录像证据,他们不得不承认了自己的违法过错行为。通过民警的教育,几人也明白了自己的行为是扰乱公共秩序的,不但会给他人带来危害,也是把自己置于危险之境。

随后,4人签下了承诺书,保证以后不再上车道拦车带路。考虑到这4名“黄牛”初次被查,且承诺不再上路违法拦车,交警五大队已给予其治安警告处理,今后交警五大队将不定期开展突击整治,对屡劝不改的,多次非法拦截车辆的,将予以治安拘留处理。

“购房号黄牛”

去年南京限购政策执行后,南京市购房者在买房前都必须去南京市不动产档案管理中心开具一份购房证明,以此证明自己有购房资格。由于开证明人特别多,位于南京华侨路上的不动产档案管理中心每天都会排起长队,这就催生黄牛的诞生 。

有黄牛公然表示,出200块可以帮忙插队取号,出800块则可以直接托领导打招呼帮忙拿到证明。而对于这些黄牛在办事大厅中的“横行”,负责维持秩序的保安视若无睹。

4月20日下午1点,离南京市不动产档案管理中心开门服务时间还有半个小时,门前有50多位市民正在排队。记者还没走到队伍末端,一名手里拿着一叠名片的男子前来搭讪。他说如果现在开始排队,估计得等上1个多小时才能排到窗口拿到号,而拿到号之后还得等很久才能轮到办理购房证明。不过,如果通过他插队取号就快多了,费用只要200元。

记者跟着这位男子绕过近百米的队伍,直接走进南京市不动产档案管理中心大厅。只见该男子迅速插到队伍前面,虽然有保安站在一旁维持秩序,但男子似乎并不避讳。短短两分钟之后,该男子就帮记者取到了号。

记者开完购房证明离开档案馆。从记者把身份证交给“黄牛”,到办理完业务一共花半小时。记者两次到南京市不动产档案管理中心门口都遇上黄牛,人数甚至多达10多名。这些人的特点很明显,人手一摞名片,只要有购房人前来排队就上前搭讪招揽生意。

更令人诧异的是,这些黄牛并不是“单兵作战”,甚至还分起了门派,“我们跟刚才那个光头是一起的,那个女的跟那个眼睛大的骑摩托车的是一伙的,我们是南北两派 。”既然有自己的门派,黄牛取号便采用团队协作方式。因为南京市不动产档案管理中心要求,来办业务的市民必须用本人身份证实名取号,因此有的黄牛在大厅外面拉业务,有的黄牛在大厅里面负责插队。再由外面的黄牛将购房者的身份证传递到大厅内伺机插队的同伴手中。记者只来了档案馆两次,就已经能从队伍里轻易的认出黄牛,基本上都是老面孔。天天在档案馆里值班的保安对这些黄牛是怎样的态度呢?记者在现场观察了一个小时,仅有一名窗口工作人员出面进行制止。

然而在这名工作人员离开之后,几位黄牛依然素无忌惮的再次回来插队,而且不断用从外面同伴手中传递进来的身份证取号。记者发现,刚刚还答应不让黄牛排队的保安,此时竟然对黄牛“视而不见”了。几位经常到档案馆办理业务的房产中介工作人员告诉记者,这些黄牛不仅天天有,而且与购房者产生的纠纷也不少。

"医药黄牛"

“江苏省人民医院一名医生被刺伤”事件引发社会各界关注。经查,行凶者系一名帮人挂号的“黄牛”,因受到被害人批评,怀恨在心,伺机行凶报复。

 起大早、排长队,在拥挤的医院挂号大厅排队苦等好几个小时,曾是每一个患者相同的体验。在鲜明的“零容忍”口号下,近年来密集出台的整治挂号黄牛举措为何如此羸弱乏力? 为何挂号“黄牛”还能够钻到空子?记者对此进行了暗访。

省中医院附近居民称,便衣警察一早抓了一批“黄牛”

17日早上7点多,交汇点记者到江苏省中医院暗访发现,医院门口异常清静,并没有典型的“板凳+水壶+单子”的“黄牛”形象。

“今天早上6点多,省中医院门口来了几个便衣警察,现场就抓获近一批‘黄牛’押到派出所。”据附近居民孙女士透露,这只是临时清理后的结果,孙女士吐槽,平时“黄牛”还是比较猖獗,“一般凌晨3点多,一群人就来了,为了一些抢手的专家号,有的甚至晚上6、7点就来排队了。”

交汇点记者在省中医发现,就诊的病人大多在排队窗口和自助挂号机区域有序的排队挂号。据导医台护士介绍,当日就诊的患者持市民卡到窗口或者自助挂号机领取门诊序号,预约特定专家则需要精准的报出患者的姓名、身份证号和手机号,随后凭借医院的短信通知来挂号就诊。在医院的门口和大厅,并没有发现试问卖号的可疑人物。

在江苏省人民医院的挂号处,不时有保安在四处巡逻,挂号窗口的显示屏上写着,初诊患者可以持患者身份证直接到窗口挂号,未带身份证的请去导医台填初诊病例。旁边的”今日上岗专家一览表”显示屏上已经红了一大半。交汇点记者了解到,红色的表示专家号已挂满,其中神经内科和消化内科的专家几乎已经全挂满了。

交汇点记者在大厅和医院门口转了几圈,并没有发现有倒卖专家号的“黄牛”。医院的一名保安告诉记者,专家一般会有几个加号名额,如果需要挂专家号可以去楼上直接找专家,专家同意后,可以加个号。

随后,记者又来到南京儿童医院,挂号大厅也挤满了人。记者了解到,这里就诊需要出示患儿的医保卡有效证件,如果没有带,就到前台填写个详实的患儿信息,填写好患儿的姓名、性别、出生年月日、家长姓名和家长的联系电话后,办理就诊卡就诊。记者向一位保洁人员询问,这边哪里能买到“黄牛”号。保洁人员表示今天没有看见以往的“黄牛”出现,“你不知道昨天省人民医院发生的医生被捅案吗?”

“黄牛”颇为警惕:“今天先别给我打电话!”

“黄牛”不在挂号现场,究竟是已经整顿干净,还是表面的平静?“有谁可以拿到名医堂夏桂成医生的号?”在江苏省中医院门口,记者试探性的打听,一旁负责收停车费的大姐听后立即附和称,“夏医生,这是省中医院有名的‘送子观音’,排队估计四五年之后才能看到。”随后记者拨打12580预约发现,夏医生的专家号已经排到了2019年。“不找人,几乎拿不到他的号!”随后,大姐神秘的给记者介绍了“黄牛”王女士,尝试着拨通了一个号码,然而电话刚拨通就迅速被挂掉,随后跳出了一条微信,“今天别给我打电话!”大姐摇摇头表示,今天形势太敏感,你自己联系看看。中午,记者终于拨通了王女士的手机号码,刚尝试打听,王女士沉默了一会儿,直言笑着回避,“我不是挂号的,你别找我。”待记者反复说明来意后,王女士一再追问,颇为警惕,“你怎么知道我手机号码的?我不接陌生人电话的?”没说几句,便匆匆挂断。

江苏省中医院的主治医师尹东奇告诉交汇点记者,他在医院门口看到过有“黄牛”在兜售专家号,价格不等,有时候“黄牛”还会在眼科门诊附近摆一个小板凳,等候需要专家号的患者。

据南京某医学院一位匿名人士告诉记者,“黄牛”并不是很多人想象中的散兵游勇,毫无技术含量的只会插队抢号的二道贩子。在数十年的发展过程中,很多大医院的“黄牛”已经自成派别,彼此按地域划分势力范围,科室、疾病、专家,收钱导诊,比院内的导诊还要规矩,井井有条。还有的“黄牛”已经建立了网上“黄牛”挂号平台、手机APP挂号平台,比官方平台还要有人气,在APP榜单中直接刷到第一,好评如潮,我们有时作为本院职工,找某位专家看病也很困难,但是“黄牛”可以。“讽刺的是,医生自己看病有时也不得不找‘黄牛’。”

技术“黄牛”,卖号阵地由“线下”转移到“线上”

除了现场卖号的号贩子之外,还有不少“技术型黄牛”。在生活服务类网站上,记者找到了代挂号服务。随着就诊实名制的普及,不少“黄牛”的卖号阵地由“线下”转移到“线上”。在淘宝网站上,记者搜索关键词“南京 挂号”,跳出来的第一家店铺显示“南京专家咨询/挂号”,宝贝描述中还提到:“亲们,只要您找到了我们,一切的困难就交给我们,我们会凭借多年的服务经验,为您做最全面的考量。”记者通过聊天工具找到了店铺老板,询问江苏省人民医院专家挂号事宜,老板表示只要提供就诊卡号、科室名、专家姓名即可挂到,只需付手续费即可;当记者进一步询问细节时引起了店铺老板的警觉,老板也不再回复。记者在该店铺的宝贝评价里可以看到,有买家点评:“掌柜分分钟帮我搞定挂号,速度很快哦”、“ 效率很高,一直会告诉我进展,让人放心”等,从侧面可以反应出店铺老板挂号快,成功率高。记者简单统计后算出,此宝贝近一个月来交易成功数42件,单件价格10元,目前已累计售出96件,可以看出卖家生意不断。

巧合的是,记者在百度上搜索“南京黄牛电话”时发现,一名网友留言一个170开头的“黄牛”手机号码,和淘宝上这家“南京专家咨询/挂号”店铺里宝贝描述的手机号码一致,可以说明这位黄牛不仅在“线上”开展业务,“线下”也有订单。随后记者在58同城网站上搜索“南京挂号”的关键词,跳出一堆“跑腿、助医、代办”的服务,表面上看和挂号无关,但是细看可以发现有“等代挂代排代拿药”的服务,跑腿助医的字样只是掩人耳目,代挂号代预约医院专家暴露出其“黄牛”本质,有的跑腿公司甚至还整理出一份《南京医院各科室专家特长汇总》表。记者在一个南京跑腿公司的微博简介上看到,跑腿业务包括代挂南京鼓楼医院、军区总医院、脑科医院、妇幼保健院、南京市儿童医院、江苏省中医院、江苏省人民医院的专家号,甚至还可以代挂北京、上海、杭州的医院专家号。记者在微博上搜到一家名为“南京精诚跑腿”的代挂号账号,封面相册显示为“专业助医挂号服务”,覆盖业务包括代挂号、代买药、代取化验单等,可以代挂南京所有三甲医院的专家号,甚至还可以代挂北京、上海、杭州的医院专家号;而且留下的手机号 24小时开机接受订单。

 交汇点记者通过微博上留下的QQ号联系上博主,当咨询江苏省中医院某位周姓专家挂号多少钱时,博主回复服务费100元,也就是在挂号费的基础上再收100元的服务费。博主还发来一张“南京各大医院代挂号流程及付款方式”的流程图,并说明“不接受先挂号后付款。”记者质疑“不接受先挂号后付款”的方式会不会受骗 。博主直接回复:“那你想其他办法吧!”随后便不再回复。交汇点记者点进这个名为“南京医院挂号”QQ号的QQ空间,在说说里发现有的著名专家的诊疗号服务费达到了200元,上海、杭州、南京三甲医院的专家信息在这个空间里都能看到。空间里还有一条微信公众号链接引起了记者的注意,打开链接,是一个名为“南京广丰华健康管理咨询有限公司”的微信公众号,里面覆盖的业务和新浪微博 、QQ空间提供的内容一致,也就是说,黄牛博主通过新浪微博、 QQ空间、微信公众号等新媒体手段提供业务。记者顺藤摸瓜,继续以“南京广丰华健康管理咨询有限公司”的关键词搜索,不仅找到了公司 “官网,”还找到了淘宝店铺,打开淘宝店铺,满眼都是代挂号信息,服务费用从50到400元不等。

挂号“黄牛”在网上做的事情,很难防范。一位知情人士透露,“不少‘黄牛’是用秒杀器先把号子占了,然后去兜生意;兜到生意以后,把手上这个占位的号子退掉,号子就会回到可预约的状态,‘黄牛’就可以正大光明地用患者的身份证信息挂号。‘黄牛’用病人的账号抢号,技术上就没法分辨了。”

"驾照分黄牛"

二手车过户前发现车辆还有三个违法曝光未处理,二手车商张某军通过微信找到黄牛刘某,让其代为“处理”。于是,刘某通过网络发布买分消息,正在找工作的王某斌“接单”,约定以700元的价格帮他人处理违法曝光9分。不过钱没到手,两人就被南京交警当场抓获。

7月4日,上午10点30分,南京市交管局综合服务大厅内,正在窗口例行巡查的邓警官和沈警官,又发现了老熟人刘某的身影。刘某身边还出现了一张生面孔。他在刘某的指导下,不一会就处理完三个机动车违停曝光。

经盘查,这名陌生男子王某斌是河南人,想到南京工作,他在网上看到了一则“驾驶证收分”的信息,便与对方联系。6月底,王某斌与刘某约定,7月4日来南京以9分700元的价格代处理违法曝光。谁知没拿到钱就被查获。

南京交警机动大队治安中队邓凯告诉记者,从今年5月20日起南京违章曝光全面记分以来,治安中队加大了巡查力度,一经查实存在黄牛代处违法曝光的,不但要对代处的曝光进行恢复,还要对涉嫌买分卖分的人员进行治安处罚。嫌疑人刘某被处以治安拘留10天,罚款两百元。王某斌被治安拘留7天,罚款两百元。

“火车票黄牛”

市民张城在手机旅行软件上购买的从深圳到武汉的高铁票已经17天过去了,已累计加速抢票1538844次,依然没有一张成功。在深圳工作已有6年,张城认为,这是“最难买票的一年”。不断有朋友告诉他:12306很难抢到票;放票1分钟后几乎所有车次都只剩无座了;不要考虑线下买,排到你票都没了……为了能按时回家,他在某手机购票软件上,下了4个抢票单,每个单子选了15~20趟不同车次。抢票次数每分钟都在更新,可手机页面上“还在抢票中”的结果一直没变。

“由于2017年铁路春运比2016年提早11天;网站购票预售期由原来的60天缩短为30天;窗口售票期由原来的58天缩短成28天……这些因素叠加在一起,2017年春运抢票变得更加困难。

抢票服务费风行成“爆款” 加价可插队购票

张城分析了自己一直没抢到票的原因:“我在买票时没有购买加速抢票服务费。”他口中的加速抢票服务费,是在今年春运购票中备受网友追捧和质疑的产品,由各个旅行购票平台自行推出。至少有58个有购票服务资质的平台推出该类产品,各平台价格不一,平均收费在30元左右,该费用均为平台自行收取定价,只要平台帮助旅客抢票成功,加速服务费便归平台所有。张城说:“服务费成为大家不得不购买的爆款,购票成功的人大多都选了加钱,但当时我把这个选项取消了。”

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在去哪儿网、携程旅行、飞猪、智行火车票等手机客户端上尝试购票时发现,加速抢票服务费无一例外都成为购票信息确认页面上的默认选项,如果旅客不专门点开购买选项选择取消,支付确认的最终金额将是原票价+服务费金额。此外,每个平台都给服务费选项写上了十分诱人的消费说明。 “至尊光速抢票通道:光纤网络,专线专享,极致速度”“VIP极速通道:专享100M带宽,有票闪电秒杀”“VIP高速通道:专享50M带宽,有票闪电秒杀”,在智行火车票客户端上,显示着这3种服务费的类型,收取服务费分别为66元、30元、20元,如果选择不消费,系统的显示则更改为“低速抢票(成功率较低):带宽资源有限,很可能排队,敬请谅解。”携程旅行也推出了同样价格的抢票服务套餐,不同价格套餐背后注释“牛逼!”“成功率高”“成功率较低”的字样。去哪儿网则在不同价格的服务费后标注了“20元:成功率提升50%”“30元:成功率提升80%”。去哪儿网工作人员告诉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在春运购票期间,如果没有购买抢票服务费,需进行排队,如果购买则可以插队,系统会先处理购买服务费的订单。买30元的不用排队,买20元的排在30元后面,没有购买的排在20元后面。

“这不是在变相诱导旅客进行消费吗?”林溪泽在携程旅行上加了20元服务费预定了一张春运期间从北京到石家庄的高铁票,离官方放票时间过去一周,她才收到了购票成功的提示。 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致电携程旅行,工作人员回应称,因为春运期间购票困难,携程旅行便推出了这项服务,携程旅行的抢票服务分机器抢票和人工抢票两种,机器抢票24小时进行监测抢票,人工抢票的时间和12306的放票时间一致,成功率也更高。如果没有抢票成功,票价和服务费将会全数返还至旅客账户。抢票技术由公司技术人员自行开发,该服务和服务价格将一直伴随至春运结束。 黑龙江省齐齐哈尔市夙生律师事务所主任迟夙生说:“正规购票平台推出加价服务,关键要看是否获得了物价局的批准,才能判断是否正规、合理。”

免费抢票软件受热捧 大数据+人工识别跳过验证码

张强在春运购票中选择了自力更生。“没必要加那几十元钱,网上免费的抢票软件就可以办到。”他已连续两年用一款名为“分流”的抢票软件抢到了过年回家的票。“分流”软件网站上,列了共25个QQ群号,群人数从500人至2000人不等。网站介绍上,“不做广告、不携带病毒、不做推广、不谋取利益”一行字格外明显。

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在该软件上按照提示,输入账号和密码,输入日期、车次、席位等信息,点击开始抢票按钮,几分钟后收到系统提示:恭喜,抢票成功!请30分钟内完成订单支付。记者打开12306官网核实,此订单已处于待支付的状态。

根据该软件创作者小风介绍,为应对12306的图片验证码,“分流”通过云识别的各种算法,精确适配12306的种种变动,识别率从10%一度提升到80%,速度在毫秒级。同时,软件会循环查询余票,一旦放票,或有旅客退改签,系统就会自动锁定。小风说,软件默认刷票的速度是2~4秒,“不过这个数值我这边随时改动,如果12306对于快速查票有限制的话,我就会和官网的速度保持一致。”小风称,该软件目前供旅客免费使用,但被一些黑心卖家利用,借此贩卖盈利。在某购物平台上,该软件被标价30元进行售卖。中国铁路总公司客服人员表示,该软件并非官方出品,产生的纠纷12306方面不负责任。同时,客服人员也提醒旅客:刷票软件可信度极差,存在身份信息被泄露的风险。 在12306官方网站上,一些热门班次要勾选复杂的图片码进行验证,肉眼分辨起来都不容易,机器如何在几秒内成功鉴别?猎豹移动安全工程师李铁军分析称,抢票软件背后,是上百兆大光纤网络和软件在后台持续访问的结果,普通网友不具备这样的优势。“专业软件能跳过输入验证码环节,一方面系统通过大数据,自动识别海量图片码,另一方面接入人工打码,人工打码平台有专业的识别验证码的人工团队,配合软件进行刷票工作。”

假订单截图骗网友 一言不合就拉黑

“黄牛利用小伙伴春节归家心急又买不到票的心理骗钱。”微博网友“杜答非所问的琼”将受骗经历发到了网上。

每年春运,也是铁路黄牛、骗子最为嚣张之时。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在QQ群输入“火车票”“春运”等关键字,系统显示出数十个抢票群,群头像上大多写着“专业抢票”“先票后款”的字样。 一位黄牛声称“加80元,一小时买到票”,并表示“如刷到(票)不要,将对购票人进行电话轰炸,征用身份信息,后果自负!”

记者在该黄牛处提交了身份信息,并购买了一张从北京到长春的火车票,一小时后,黄牛发来一张有明显PS痕迹的截图,截图显示火车票已处于待支付状态。记者将80元手续费打入了黄牛的支付宝账号。黄牛继续以资料齐全才能出票、要扣款记录保留证据等理由索要没有任何马赛克的银行扣款短信截图、支付宝首页截图,记者以不便透露卡内余额为由拒绝,黄牛没有再提及火车票订单支付问题,不回复任何信息,将记者删除。 记者又联系到了一位网名为“专业抢票”的黄牛,提供个人信息3分钟后,黄牛回复票已拿到,并发来购票截图,该“黄牛”说:“我们是定制的高价软件,只能通过我们软件下单和付款完成订单。”在记者向其支付50元手续费后,同样被对方拉黑。

在多方介绍下,记者联系上了一位已经帮助多名乘客成功抢到火车票的“黄牛”。“手续费120元,需要提供你的12306账号、密码,最好不要限定车次,这样更容易抢到。”提供个人信息后3个小时,“黄牛”告知记者抢票成功,记者登录了自己的12306账号,看到了订单,并顺利完成支付。当记者询问,遇到不给手续费的顾客怎么办时,对方称“上次有个不给佣金的,结果他的票就变成马上就要出发的票了。”

猎豹移动安全工程师李铁军告诉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提供给陌生人或第三方软件账号、密码、身份证、手机号等信息,个人隐私极有可能有被泄露或售卖,“如果用户的12306密码和银行卡密码一样,可能会造成资金损失。” 迟夙生律师表示,“黄牛”索要网友个人信息以及截图很可能会实行二次诈骗,如果已经发现自己被骗,应截图保留证据,到公安机关报案。

利用互联网刷票是否违犯法律法规?迟夙生说,该行为触犯了非法经营罪,“如果达到一定数额,将面临刑罚。”《最高人民检察院、公安部关于公安机关管辖的刑事案件立案追诉标准的规定(二)》第七十九条中提及,个人非法经营数额在五万元以上的,单位非法经营数额在十五万元以上的;或个人违法所得数额在二万元以上的,单位违法所得数额在五万元以上将受到刑事处罚。 迟夙生建议,网友一定要在正规渠道购买车票,对于“黄牛”倒票的行为应该继续加强打击力度,严密监管,拓宽网络举报渠道。

(文中张城、林溪泽为化名)